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婆说网

论坛论坛
关注: 0贴子:319 排名: 39 
17 回复贴,722 次查看
<返回列表

以案说法合集 1,2,3……

阿庆嫂 发表于 2018-1-7 10:55:00
这些案例不错啊。
好,这个栏目好。
好多生活里的事,预防到了,就没有麻烦事。
文学青年 发表于 2018-1-30 23:16:26

假如亲闺女卷走你300万积蓄去挥霍,你该咋办?



最近,微博上叫做“一个失业父亲等待女儿归”的账号引发了大家的关注。这位父亲在文章中泣不成声,痛斥女儿将自己为她存的300万积蓄(包括学费)和男朋友在加拿大挥霍无度,还把自己和全家人拉黑。

整个事情要从1月11日说起,这位成都的爸爸在微博上开了名为“一个失业父亲等待女儿归”的账号,“手撕”留学加拿大的18岁宝贝女儿。在长微博里,他写着自己60年代出生,女儿如今18岁,从7岁那年父母离异后就由他抚养。

他送孩子上最好的私立学校,在她提出想去加拿大留学后毫不犹豫地拿出几十年攒下的300万积蓄。说好每年给女儿30万,不够再加,银行卡先由他保管。



没想到女儿出国才一周,他就发现银行卡不见了。去银行询问才知道,孩子偷了卡,试出密码,已经把钱全部转走。女儿也没有去学校报到,每天吃喝玩乐、买奢侈品炫耀。

震惊过后,这位父亲通过微博微信劝孩子回头,结果叛逆的女儿不但不听,还和交往的男朋友纵情挥霍,还拉黑了全家亲友。无奈之下,他决定公开实名信息曝光亲生孩子。


几天后,这位父亲再一次更新了微博,这一次他说:“关于孩子的事追根溯源,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对女儿太溺爱。我通过各种途径劝过快一个月了她还是冥顽不灵,等你们做父母了才会知道绝望到什么程度,才会将自己宝贝的劣迹发到网上去。劝各位父母以我为戒,不要重蹈覆辙,我是个失败的父亲......”

最后,这位父亲心灰意冷,删掉了所有微博,表示“就当没生过这个女儿,事情到此为止。”

只剩微博简介那句话:“把她宠大了,就把我憋开了,这样的女儿太让我寒心了。”

有道是“清官难断家务事”,但随着法治的日益健全,很多“家务事”开始有了法律层面上解决的可能性。

若本案证明基本事实为女儿在父亲不知情的情况下转走卡上的300万并拉黑父亲,父亲将女儿的信息在网上曝光,那么女儿的行为从法律上如何判定,而这位父亲曝光亲人的做法又该如何审视?

首先,女儿的行为确系盗窃。笔者认为,父亲将辛苦积攒的钱存在女儿名下的卡上,但自己保管着卡和密码,计划每年给付女儿一定的学费,说明钱实际归父亲所有,且并未移交占有;女儿在父亲不知情、不同意的情况下,采用一定的手段将卡上的钱转出,并肆意挥霍,属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的盗窃行为。

其次,女儿的行为是否构成盗窃罪,取决于其是否能取得父亲的谅解。《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8条明确规定:“偷拿家庭成员或者近亲属的财物,获得谅解的,一般可不认为是犯罪;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酌情从宽。”

父女关系是世间最亲的血缘关系,无疑属于上述解释中的家庭成员,只要真心认错只要父亲诚心谅解,不论数额不论情节,一般均可不认为是犯罪。这也是我国几千年文化积淀对人性伦理呵护与关怀的体现,类似于“亲亲相隐”制度,使得我们的法治更加人道、更加符合治国现状。

但这一选择是父亲的权利而非义务,如果父亲选择向公安机关报案,那么女儿会以涉嫌构成盗窃罪而被追究刑事责任,但同时在法律上会被“酌情从宽”处罚,以此与一般的盗窃作区别处理。

第三,关于父亲的曝光行为,此举涉嫌侵犯女儿的隐私权和名誉权,属于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我国目前对个人信息的保护力度正逐步加大,每个人的个人信息和隐私名誉受到保护,不受侵犯。

在刑事法律方面,2015年11月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明确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2017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能够看出涉及到侵犯公民信息的犯罪,入罪门槛较低而惩处则较重。

即使从民事层面上,涉及侵犯他人隐私权的,也应停止侵害、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等。即使亲如父女,双方的隐私权和个人信息也同样受到平等的保护,并非亲近之人便可任意践踏。

最后,期待本案能有最好结局。笔者认为,父女血缘至亲至爱,何必相煎太急。同时,事件背后还折射着深刻的家庭教育和沟通问题。此案最好的结局莫过于女儿悔过、父亲谅解并对自己侵犯女儿信息的行为道歉。

期待父女和解,挽回一个幸福家庭,重塑一段人间真情,让法律的温度在大雪纷飞的寒冬里得到充分彰显。[size=18.6667px]

[size=18.6667px]

姚小丽/检察日报微信公众号

2018-01-30 18:03


原题:老铁,假如亲闺女卷走你300万积蓄,到国外挥霍,还拉黑全家……你该咋办?



 楼主| admin 发表于 2018-1-31 12:27:14

提醒:丈夫私自借债超出日常生活所需,妻子不担责


日前,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法院审理了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判决驳回周某要求夫妻未举债一方承担非日常生活负债的请求。该判决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现已生效。

被告王某某与被告宋某(女)1991年登记结婚,2015年办理离婚登记手续。2013年至2014年间,王某某陆续向他人借款700余万元给某公司使用,其中本案原告周某分两次借给王某某7万元,约定月息2分。后因借款未能偿还,2017年11月,周某以所欠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为由起诉至法院,要求王某某、宋某共同偿还。

被告宋某到庭后辩称对借款事宜不知晓,已经离婚,不愿意承担还款责任。

就宋某是否应当承担还款义务问题,承办法官综合本案审理情况及王某某其他关联案件判决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40条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该条文概括了共同债务的重要特性,即负债的目的是为夫妻共同生活。

本案原告周某既不知晓王某某借钱干什么用,也不清楚借款时宋某是否知道。被告宋某陈述对借款事宜不知情,现有证据无法推知两被告有共同举债的合意。

王某某以给某公司使用的名义大量借款,结合涉案借据所载明的“某公司开业后优先偿还此款”字样,能够推知王某某所述借款系用在某公司,该债务并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现周某以借款为夫妻共同债务由,要求宋某共同负担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


□ 法官提示

在2018年1月18日前,就夫妻共同债务承担问题的法律规定,主要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24条“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19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该条规定就夫妻共同债务的区分并未作出明确界定,实践中债权人起诉要求夫妻共同承担还款义务的,参照该规定原则上由夫妻中未举债一方承担举证证明债务为个人债务的责任。但未举债一方很难举证证明债务为个人债务,故债权人一旦起诉,法院大部分情形下会支持其诉求,判令夫妻共同承担还款义务。基于此,未举债的夫妻一方莫名地背负巨额债务,尤其是在家庭中往往处于弱势的妇女群体,很难摆脱该条法律规定的“束缚”,从而也诞生了“反24条联盟”等维权群体。

2018年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该解释当日即生效。解释第三条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新司法解释通过合理分配举证证明责任,有效平衡了债权人和债务人配偶一方的利益保护。在夫妻一方具名举债的情况下,尤其是大额债务,债权人主张该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应当承担举证证明责任,否则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因此,今后在民间借贷过程中,债权人要加强事前风险防范,在形成债务尤其是大额债务时,要对债务性质加强识别,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本案中,法官处理了多起将王某某作为被告的民间借贷案件,对其借款的基本情况有所了解。作为第一个将其前妻宋某作为被告起诉,要求承担夫妻共同债务的案件,法官充分考虑了债务的基本特征,并从夫妻共同生活的基本特征出发,判决不支持债权人要求宋某承担责任。

(作者系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人民法院法官)

来源:中国妇女报   2018年1月31日

 楼主| admin 发表于 2018-2-4 11:24:35

已婚装未婚致女友怀孕流产,法院判赔15万



因男方恋爱期间存在过错,导致女方错误的处分了自己的“性权利”,进而怀孕、流产,精神抑郁,女方起诉到法院后,法院支持了女方的诉讼请求,法院判决男方支付给女方精神抚慰金15万元。
案情概况

丁玉(化名)和李某在中国第一家实名制婚恋网百合网相识,李某在网上的信息是单身,两人一年的交往中,李某始终称自己离异。丁玉在结婚的前提下和李某同居,并且为其怀孕、流产。当丁玉发现李某并未离异后,精神受创,将其起诉至朝阳法院,要求李某向她出具书面致歉信,并赔偿医疗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30余万元。

法院评析

法院审理认为,根据丁玉提交的聊天记录、照片、流产病历等证据,可以形成证据链,证明李某主动结识丁玉,且多次邀约促成双方同居生活。李某通过自我承诺及亲友协同方式,恶意长期隐瞒其已婚事实,原告得知实情后精神上备受打击。因此,法院对于原告所述事实予以采信。

法院认为,李某的行为明显有悖于社会公德及公序良俗,亦有失诚实信用及道德准则,应当认定主观过错。李某的行为侵害了丁玉人格权下的性权利,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被告行为过错,直接误导原告对其性权利进行的处分。”主审法官孙琪说。

法院判决李某赔偿丁玉精神损害抚慰金15万元,并向其书面赔礼道歉,道歉内容需经法院审核。如逾期不履行,法院将在有关报刊上刊登判决书主要内容,刊登费用由李某承担。

法官释法

本案主审法官孙琪介绍,我国民法里,未明确提出“性权利”的概念。但在国外及台湾地区等都明确提出公民有“贞操权”,比如台湾地区民法规定中,即有大意为“欺诈形式违背妇女意愿和其发生性关系,则侵权人要受到侵权的责任。”他认为,这起案件的判决结果意义在于,“性行为在社会逐渐宽容的情况下,不法欺骗的性行为,法律不容。”

孙琪认为,本案在社会所谓的骗色行为中具有典型性,但在司法实践中又很难遇到。被告有违道德的行为还通过网站公开发布征婚信息,受众主题广泛,负面影响强。

对于判决金额,孙琪法官表示,一般精神损害赔偿主要针对人格权下的身体权、健康权受到精神侵害的赔偿, 根据评残等级就能确定赔偿范围。该案的特殊性就是界定伤害的是“性权利”。因此,综合考虑做出这个金额的目的,是对被告有惩戒,对社会有警示意义。(新京报刘洋)

律师观点

当下通讯及时工具快速发展,使得人们线上线下的活动越来越频繁,已婚人士伪装未婚欺骗女士同居发生性行为导致怀孕的现象屡见不鲜。女士在欺骗行为下错误的处分了自己的“性权利”进而抑郁,也有的男士以爱情的名义骗色,这种欺骗的行为也会使女士错误的处分自己的“性权利”。谁该为这场错误的爱情埋单,律师建议当事人不要采取过激行为,应通过法律讨回公道。

来源:法律讲堂微信公众号 综合广州婚姻法律网 法律实务讲座 新京报
豫法阳光微信公号
2018-02-03 19:08   来源:澎湃新闻 问政

原题:案例 | 已婚装未婚致女友怀孕流产,法院判赔15万


 楼主| admin 发表于 2018-2-7 11:08:29

坐网约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谁负责?


■ 游晓飞

近年来,随着各APP出行平台的推广普及,以及城镇居民出行需求的多样化发展,使用手机APP约车出行已经成为人民群众的日常出行方式之一。乘坐APP出行平台下的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后,造成的损失由谁承担,保险能否正常理赔,线上司机与线下司机不一致的,责任又如何承担?

案例一:乘客开门致人受伤 平台乘客一起担责

2016年6月17日,在北京市海淀区小营西路毛纺路东向西方向,颜某乘坐廖某驾驶的网约车由东向西行驶,在因前方车辆拥堵停驶等待过程中,自行车驾驶人秦某由东向西行驶经过廖某车辆右侧时,颜某开启右后车门与秦某发生碰撞,造成秦某受伤。该事故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认定廖某负全部责任。

秦某诉至法院,要求廖某、廖某车辆的保险公司及网约车平台、乘车人颜某共同承担赔偿责任。庭审中,廖某认可其所驾车辆的登记性质为非营运车辆,并以该性质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5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廖某在某APP出行平台注册成为网约车司机,开始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事发时,其接受APP出行平台的指派将颜某运送至指定地点。

网约车平台认为,廖某系该出行平台注册的网约车司机,事发时系履行平台指派的客运任务,事发时车辆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保险公司应当在其承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交强险保险公司认为,事故车辆以非营运车辆投保了交强险,现改变车辆的使用性质,且在营运过程中造成的他人损害,投保人应先补缴保费差价,保险公司同意在交强险的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而商业三者险保险公司认为,车辆改变使用性质,却未将该情况通知该公司,根据相关规定,保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

乘车人颜某认为,其与出行平台之间成立客运合同关系,并由平台指定廖某及其车辆履行合同,开车门下车也是经过廖某同意的,故廖某作为驾驶人应当尽到安全注意义务并对其进行提示,且平台公司作为承运人应就客运合同履行期间发生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乘车人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

经审理,法院判决交强险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先行承担赔偿责任,商业三者险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约定不承担赔偿责任,对秦某超出交强险范围的损失,由颜某与网约车平台公司各承担50%的赔偿责任。

□ 法官释法

交强险的赔付不同于一般侵权责任和合同责任,为实现其制度功能和救济目的,侧重于保护交通事故受害人(第三者)的利益,因此交强险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而商业三者险则不同于交强险的设立目的和作用,本案中廖某使用登记为非经营性质的车辆投保商业三者险,故商业三者险保险公司依据保险法及保险合同的约定不承担赔偿责任。

廖某作为驾驶人,对车辆行驶过程中的不安全因素应有必要的认知和预判。颜某作为车辆乘客也存在过错,同样应承担相应的责任。但鉴于廖某是在接受网约车出行平台指派,属履行出行平台与颜某的客运合同,网约车平台应承担相应的替代责任。

案例二:代驾司机将人撞伤 保险平台共同担责

2015年9月4日,黄某在晚餐喝酒后,通过某APP平台叫了代驾,随后王某作为平台代驾司机与黄某取得联系,车辆行至北京市大兴区旧宫路清和园小区路口时,代驾司机王某驾车由东向西行驶,适有余某由北向南步行,车辆与余某发生碰撞,造成余某受伤。事故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认定王某负全部责任。事发时肇事车辆在保险公司仅投保了交强险。

余某诉至法院,要求王某、黄某、某保险公司及某信息公司、某代驾公司、某劳务公司承担赔偿责任,赔偿其各项损失共计40余万元。

王某未到庭应诉。保险公司同意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责任。黄某辩称,相应的赔偿责任应该由代驾公司承担,我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信息公司辩称,我公司只是APP出行平台软件的开发设计者和所有人,代驾业务是由代驾公司提供服务的,我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代驾公司辩称,王某不是APP平台上的注册司机,故王某驾车发生事故造成的损失,应该由王某个人承担赔偿责任,我公司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劳务公司辩称,我公司是与案外人王某二签订的劳务协议,本案中的王某不是我公司的签约司机,王某发生的事故与我公司无关,我公司不同意承担责任。

经审理,法院判决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先行承担赔偿责任,对超出交强险范围的损失,由信息公司即APP平台公司承担赔偿责任。至于信息公司与各关联公司之间的经营关系可视为其内部关系,不具有对抗第三人的效力,第三人有理由基于对APP出行平台经营行为的信任,要求信息公司承担相应责任。线上司机与线下司机不一致的问题亦属APP平台公司的内部管理问题,平台公司不能以账号外借作为免责事由进行抗辩。

□ 法官释法

本案中,平台是应用程序的开发设计持有者、所有人,是以互联网技术为依托构建服务信息,整合供需信息。由此可见,平台的地位不仅是代驾、快车、专车等业务的平台构建者,同时是相关业务的经营主体,平台既是风险开启者,又是运营利益享有者。本案中,由APP平台承担赔偿责任,再由其按照内部约定去追究各关联公司的相应责任,更有利于保障受害人的利益。

难点答疑

从海淀法院受理的涉APP出行平台交通事故案件的情况来看,涉诉案件量呈现逐年增长趋势。从已受理案件的事故责任认定及原告方的诉求金额来看,平台司机负主要以上事故责任的比例高达85.7%,每件案件的平均诉求金额达到38万余元,在交通事故案件中属于造成较大人身、财产损失的案件。

通过对涉诉案件的分析、研讨,我们发现,目前涉APP出行平台的交通事故案件主要集中在平台的网约车及代驾业务,实践中争议较大的典型问题也是围绕平台的网约车及代驾业务产生的。

针对上述典型问题,我们经调研提出如下解决方案:

一是平台公司与注册司机之间不宜直接认定为传统的劳动关系。

可以考虑将其认定为一种新型用工关系,二者的关系在本质上是注册司机根据平台公司的指示,提供劳务服务,从而获取一定的报酬,在法律特征上更贴近于事实上的劳务关系。

二是以“责任保险+平台赔付”为基本的责任承担规则。

针对目前最常见的网约车和代驾业务,应当由责任保险先行赔付,不足的部分可以考虑由平台公司承担替代责任或连带责任,平台公司实际赔偿后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向相关责任人追偿。

三是商业三者险范围内的问题应当尊重合同约定。

商业三者险是否应当理赔,应依法审查相应免责条款效力,经审查免责条款有效的,保险公司可以根据保险合同约定免除赔偿责任。

四是平台公司采取外包经营模式的,相应责任仍应由平台公司承担。

不少案件中,平台均采取了劳务派遣、集约租赁等外包经营模式。但出行是以平台名义进行的,平台对外不仅是技术提供者,更掌握着交易价格制定、订单分配模式、利益分享比例等多项涉及经营核心的内容,出行业务的市场信赖基础也是基于市民对某个平台的信任,所以平台与相关公司之间的经营关系,并不能对抗第三人。

五是线上司机与线下司机(或者车辆)不一致的,相应责任仍应由平台公司承担。

网约车管理办法已明确要求平台应当保证运营安全,保证线上、线下从业人员的一致性,故平台应当承担相应的监管、审核、培训义务,以确保运营安全,杜绝线上、线下驾驶员或车辆不一致的现象发生。即使在注册司机擅自将账号外借他人或者擅自将业务委托他人完成的情形下,如果造成第三人损害的,对外也应当由平台承担相应责任。至于平台与注册司机及实际驾驶人之间的责任分担问题,属于其内部追偿问题,不影响平台对外承担责任。

(作者系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法官)

来源:中国妇女报  2018年2月7日


 楼主| admin 发表于 2018-2-26 11:05:36

同居怀孕后方知男友有妻子 流产未成产子到法庭夺子


一心为爱却惨被已婚男骗情更怀上身孕,被强令流产失败后孤独产子,未料上法庭讨要抚养费后,久未露面的“前男友”竟然现身要求亲自抚养孩子!曾经差点没能来到这个世界的孩子,如何成了“香饽饽”?


抽象.jpg



阿丹刚三十出头,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和住所,但早前却经历了一场不幸的婚姻。2016年10月,经人介绍,阿丹认识了比自己大一岁且同样“离异”的阿明。在阿明的追求下,两人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并同居了。没多久,阿丹发现自己怀孕了,提出结婚,但阿明总是诸多推脱。


2017年2月,阿丹意外发现阿明其实尚未离婚,大吵之下,阿明承诺一定会对阿丹和孩子负责,尽快办理离婚手续与阿丹结婚,并写下了保证书。但很快,阿明却要求阿丹去打掉孩子,此时阿丹已怀有六个月的身孕。


经医院检查,阿丹却被告知其作为高龄产妇,且在怀有六个月身孕,做流产手术危险性极高。阿丹遂听从医院的意见回家养胎。阿明得知阿丹未打掉孩子后,仍不依不饶坚持要打掉孩子。为此双方多次产生激烈争吵,不得已阿丹多次报警寻求帮助。


2017年8月,孩子出生,阿明对阿丹和儿子一直不闻不问,且未承担孩子的任何抚养费用。考虑到小孩的生活所需及以后户口等问题,在多次沟通未果后,阿丹诉至法院,要求阿明一次性支付儿子的抚养费共计75万余元,并支付精神抚慰金10万元。


可是在庭审中,双方均要求抚养小孩。


阿丹认为,从小孩怀孕出生及哺乳期,阿明都没有关心探望过,甚至在自己怀孕后期还坚持要求自己打掉胎儿,可见阿明对胎儿和小孩非常冷漠,阿明不适宜抚养小孩。自己有固定居住场所和正常工作,有能力抚养小孩。且小孩正在哺乳期,由自己抚养更有利。


阿明则认为,其经济条件明显优于孩子的母亲,小孩由其抚养对其成长教育更有利。而且阿丹还要抚养之前离婚时的一个孩子,其明显无能力抚养两个小孩。假如法院判决孩子给阿丹抚养,其愿意按法律规定的标准按月支付小孩抚养费,但不同意一次性支付。


地点:梅州五华法院


结果:法院审理后判定,阿丹有能力抚养小孩,遂判定孩子应由阿丹抚养为宜。至于抚养费,法院认定阿明每月应支付小孩抚养费1192元,至小孩18周岁止合计抚养费25万余元。


依据:法院经审理认为,孩子尚在哺乳期,且阿丹有固定居住场所和正常工作,遂判决孩子归女方抚养;其同时认为,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具体数额可根据子女的实际需要、父母双方的负担能力和当地的实际水平确定。(黄琼 宋小翠 吴凤茹)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发表时间:2018-02-26  

 楼主| admin 发表于 2018-2-26 11:18:59

凤冈法官操场上审赡养纠纷,6名子女最终达成赡养老人协议;500余村民现场学法

说法.jpg
庭审现场。贵阳晚报 图

2月23日,贵州遵义市凤冈县一位78岁的老太起诉6名子女未尽到赡养义务。当地法庭受理后,在村寨旁边的小学开庭审理,引来500余村民围观。

2月23日,农历正月初八,凤冈县法院第一法庭来到该县进化镇大堰村小学,巡回审理了这起赡养纠纷。78岁的罗老太将她的6名子女悉数告上法庭。

据悉,罗老太与丈夫佘某于1960年结婚,共同抚养当时年仅两岁的继子。后来,夫妇又共同生育了5个子女。

1980年,丈夫佘某去世,罗老太一直随二儿子生活。1984年,三儿子和四儿子分家时达成协议:由老四负责赡养母亲,并为其养老送终,罗老太随四儿子生活。

由于家庭原因,老人的赡养问题于2016年腊月“亮红灯”,4个儿子为此扯皮。之后,兄弟4人就母亲的赡养问题经协商后再次达成协议:罗老太随二儿子居住,其余3个儿子,每人每年支付赡养费700元。

后来,因部分子女认为老太在土地分配问题上不公平,对之前达成的赡养条件反悔,罗老太随二儿子居住至今。因体弱多病、无生活来源,2018年2月,罗老太将6个子女诉至法院。

考虑到老人行动不便,同时为达到普法目的,凤冈县法院将法庭“搬”至老太所在的村寨,并在小学操场公开开庭,该案也吸引500余村民前来围观。

庭审中,大儿子表示不愿意支付赡养费,但愿意接老人一起生活;三儿子认为只付赡养费不能解决实际问题,老人更需要的是护理和关爱;四儿子表示一直在履行赡养义务,并愿意支付今后的赡养费;其余子女均表示,愿意支付赡养费。

在征求双方意见后,法官当庭主持调解并达成协议:四儿子提供两间住房给罗老太终身居住,4个儿子按季度轮流照料老人饮食起居。6名子女每人每年支付赡养费1500元,老人需要住院医疗和护理时,6名子女分别承担照料义务。


来源:贵阳晚报  2018年2月25日




佳儿 发表于 2018-3-7 21:01:32

再婚丧偶老人如何维护财产继承权?


  随着社会老龄化进程加快,老年丧偶后再婚现象日益增多,老年人尤其是老年妇女在再婚配偶死亡后,面对再婚配偶的原生子女,如何保护自身财产继承权的问题日益引起关注。

  案件回放
  赵某与张某是夫妻关系,二人均是在丧偶后再婚,再婚时所带子女已成年。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二人购买了一套张某所在单位的福利房,并使用了张某的工龄,房屋登记于张某名下,房屋交付后由二人共同居住使用。2014年张某死亡后,张某的两个子女以房屋归父亲所有为由,将赵某逐出房屋。后赵某将二人诉至法院,要求按照法定继承的原则依法分割该房。

  两名被告辩称,因诉争房屋是张某单位的福利分房,登记在张某名下,赵某本身无收入,家庭的共同收入全部来源于张某的退休工资,因此房屋虽是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的,但应当认定属于张某的个人财产。同时,他们还认为在张某晚年生病期间,赵某与其时有争吵,没有尽到夫妻扶养义务,不应当享有张某名下财产的合法继承权。

  法律提示
  法院经审理认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财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诉争房屋是张某与赵某在此期间购置并取得产权,房款也是使用二人共同财产支付,因此认定诉争房屋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在分割张某上述房屋中的遗产时,应当首先析出一半属于赵某所有,房屋的剩余二分之一份额作为张某的遗产在继承人之间进行分割。

  按照法律规定,张某的第一顺序继承人为赵某、其两名子女。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应当均等,同时考虑到赵某与被继承人张某共同生活多年,且尽到主要扶养义务,因此在分配遗产时,应当予以多分。对于张某两名子女主张的赵某未尽到扶养义务,由于未能提交证据证明,因此法院对这一主张不予支持。最终法院认定诉争房屋的70%份额由赵某所有,张某的两名子女共同享有另外的30%。

  法官提醒
  老年人再婚时因子女、家庭、生活阅历等多方面原因,较之年轻人,对再婚对象考虑更多的是年龄、健康状况、收入水平等因素,双方子女对父母再婚配偶的相处态度也成为衡量因素之一。因老年女性往往在年龄、寿命等方面占有优势,因此审判实践中发现不少老年女性在再婚配偶去世后维护自身财产权益存在障碍。一方面,部分老年人的成年子女法律意识淡薄,导致侵害老年女性财产权、继承权的事件时有发生;另一方面,老年女性维权意识、举证能力较为欠缺,或是本着家丑不外扬的传统观念,没有及时留存相关证据,不具备提供证据的能力和意识。对此,法官建议从以下几方面加强老年人财产继承权益保护:

  首先,婚姻关系缔结前,通过夫妻财产约定、婚前协议等形式,对各自财产进行确认。如果双方在财产、子女等问题上争议较大,可以在婚前对此协商确定解决方案,或者通过夫妻婚前财产约定等方式,对目前取得的双方各自名下财产或以后取得的财产进行权属方面的约定,避免之后不必要的争议。

  其次,保留尽可能多的财产证据,以维护自身权益。老年人再婚过程中,有时会出现一方的存款账号、工资卡、国债明细等财产凭证一直由己方子女保管的情况,其配偶尤其是从事家务劳动无退休收入的老年女性,往往对上述财产并不知晓,导致因缺乏财产线索而无处主张权利。建议老年女性增强法律意识,在维护家庭和睦的同时,注意日常留存和积累相应证据和财产线索,以利于日后维权和举证。

  最后,老年人可以通过遗嘱、公证书等书面形式,对自己身故后可能出现的家庭内部财产争议,进行财产权属确认,降低纠纷发生的可能性。(作者单位: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 徐晓辉)

来源:中工网   2018年3月7日
12

快速回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还有插入视频等功能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帖 客服 微信 手机版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