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婆说网

历史历史
关注: 0贴子:273 排名: 41 
0 回复贴,122 次查看
<返回列表

40年前参加的那场高考,不思量,自难忘

欧阳 发表于 2018-10-11 23:09:53

欧阳进生  2018年10月11日

78.jpg


         今年是恢复全国统一高考的40年,很多回忆文章谈到当年那场考试。不由得也想起自己参加那场高考的前后经过。

        1977年恢复全国高考之前,农场有过几次招工农兵学员的考试。考试形式有连队推荐,团部集中笔试,面试等等。其实是装装样子的,要招谁靠内定。有一次我参加面试,是孙文义老师主考,可能因为互相认识,孙老师只问了一题,蒸馒头为什么要放碱?答过之后,默默退出,再无消息。有一次团部集中考,语文卷内有一道题,是古文翻译《鹿亦有知》。过了一年,教师培训时,出这道题的马维义老师对我们说:那篇古文就是讲给你们应招考生听的。小鹿很驯服,人们却要拿它去祭祀,鹿觉察了真相,“夜去不归”。

        1977年恢复高考,是各省分别出题考试,1978年采取全国统一卷考试。这年,我被调到招生办公室。招生办管报名登记。我有一些应届的“小朋友”和1973年以后下农场的新知青朋友,他们向我打听报名的都有什么人,然后就说不报名了,都是你们老知青,我们如何拼得过?刘姐来报名,招办主任跟她开玩笑说:花烛夜刚过,又来寻金榜题名啦?刘姐有些急了,说:你以为我愿意呀?去年把我们没报师范的全部刷下来,我们脸上好看呀?作为老师和学生坐在同一考场,我脸上好看呀?我们是硬着头皮上!错过这次机会哪里还有我们的舞台?

        我调到招生办后的去向是团中学,本准备结婚安家过日子的。大概父母也是看到机遇不可失,来信劝我无论如何也要参加这次高考!于是我报了名,此时离高考还有十一天。

        现在想起来,我的复习效率真高!数学不可能学更多的东西,后来成为经济学家的袁钢明,当时连大学的微积分都自学到了,他分析了我的数学知识水平,告诫我数学上不要分更多精力了,繁分数化简和一元二次方程应该是必考的,把这两类题的分稳拿下来就行;朋友何迪生在石河子,跟八中地理老师袁智骥的短期班系统复习了地理,他给我讲了地理知识的一些要点。特别把地球公转与四季变化的关系,清晰明确的推演了一遍;历史方面,则重点背了一堆历史年代。就这样上阵了!

        数学考试,复习到的没丢分。政治考试,感觉题目不难,建立起信心。地理考试,几处小题正是复习过的,最后一道大题是说明地球四季的成因,我从地球自转轴与公转轨道之间的夹角说起,从容写了半页考卷。感觉考的不错,信心大增。考历史时,几乎没有不会的题。最后一道大题是谈周总理的革命生涯。那时期刚粉碎四人帮,报刊杂志回顾纪念总理的文章特别多,我订的《学习与批判》杂志连载总理的革命经历,讲得有条理很详细。所以,答题时,总理的事迹按时间一一写来,五四运动时办《觉悟》杂志,留法入党,黄埔军校,上海起义,南昌起义,遵义会议,西安事变,重庆统战工作,解放战争协助指挥三大战役……,越写越觉得总理的一生就是一部革命史,简直要泪洒考场了!语文考试,字词句、语法、修辞都不难,最后的大题则不得要领。要求缩写一篇文章,文章本身就莫名其妙,只能勉为其难,尽力精简后意思完整。整个考下来,数学20分,地理85分,政治70几分,历史93分,语文70几分。

        现在想起来,拿下那场考试,有三方面原因,一是两次参加教师培训班,提高不小;二是,考前恶补时,高朋指点加了不少分;再就是靠平时的积累。

        下农场时本来没带多少书,后来父母也要被下放到农七师去,我回家把家里那些难搬运,准备扔掉的书带到农场。特别喜欢一套《十万个为什么》,有事没事拿出来翻翻。父亲是政干校教员,有的课他会先在家里试讲,所以,一些别人觉得饶舌的词语,什么商品的价格与价值、否定之否定,我却耳熟能详。那时提倡学哲学、读马列原著,没几个人有兴趣,我却硬着头皮啃了几本书。 那时喜欢逛场部新华书店,买些新出的小册子。有次跟同学王世明聊天,他说在看世界史。我也来了兴趣,买了大部头的几部历史书看,加上评法批儒、评论水浒等政治运动中的历史读物,充实了我的历史知识库。知青同学中流传的世界名著和各种小说,给了我文学营养。那时中国四大名著都看过或翻过,其中啃《三国演义》收获很大,认了不少繁体字,提高了阅读古文的能力。实际写作能力呢,不好意思,多是靠写大批判文章、连队墙报、文艺节目练笔的。

        141团的知青和支青,有不少是当年高材生、大批判的笔杆子、写文艺节目高手,教师中的佼佼者,可惜1977年那场高考,很多人因为当时土政策而惨遭淘汰。为此,1978年又吓退了一批人。还有些同学因为各种情况,没有参加高考。有个“小朋友”告诉我,团中的某老师在上课时就不容置疑地说:如果参加高考肯定能考上,只是我不去参加而已。更多的人,离校多年学业荒了,刚粉碎四人帮,还没醒过神来抓学习。就石中来说,文革前的高考升学率都在85%以上。结果,在很多人缺席的情况下,我跟在袁刚明后面,成了141团的榜眼。没有参加78届高考的,真的就失去了后来几年参加正规高考的资格,虽然他们也都金子发光各有建树,可是毕竟失去了脱产学习四年的机会。

        那年高考还有两个插曲。一是,语文考试时,我在一个小纸片上写古文翻译的草稿,忘了抄进考卷,结果交上了考卷,带出了纸片。出了考场三分钟,找到监考人申述,他没有给我这个招生办下级开恩,丢了些分。另一件是,卷子改完后,分数已经确定,允许招生办去看卷查分,我特意看了我的历史考卷,有一处扣了3分,因为我把南昌起义的年代1927年写成了27年。

        77届入学放假的时间影响了78届的考试入学时间,我们是9月得知成绩,10月入学。得知被录取到陕西师大历史系,心就飞了,匆匆收拾行装,就往西安赶去,扑向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真的象朋友欧阳进生当时描述的那样:“临别无片语,登程一路风。扑去惊双雁,回首拜冰峰”。


快速回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还有插入视频等功能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帖 客服 微信 手机版 举报